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一个巴黎漫步者的遐思

rêveries d'une promeneuse parisienne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春天 墓地  

2009-04-12 20:56:09|  分类: 生活点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春天
活节,放假了,我有两个星期,小丫有三天。心一下子放松下来。我们一起出去骑车,漫步。万森公园里春光明媚,像是穿上了件绿色的新衣,景致和前两个月截然不同,年轻的女孩子一身轻快的运动短装,从身旁跑过。有许多匹可爱敦实的小马,被孩子们骑着,老老实实地踱着步子。小丫望着碧蓝的河水说,“说实在的,我不喜欢秋天,我喜欢春天。”谁不喜欢春天呢?望一眼澄净广阔的天空,我觉得整个世界都是完美的,即使曾经有冬的肃杀,秋的凄凉,可春天来了,她来了,从她温暖柔和的胸怀里吹出的风,把一切消极低落的颜色都吹走了,吹得干干净净,只剩下这一片灿烂的春光,每一株草、每一棵树、每一只狗、每一个人都是可爱的。

 小丫问,中国人把河边的柳树叫什么。我说,叫垂柳,那法国人叫什么。他说,叫哭柳。我有点吃惊,法国人给柳树取名字比中国人更多愁善感。细看一下,可不是,那垂下的枝条,缀着细嫩的叶子,不正像淌着眼泪么?古诗说,昔我往矣,杨柳依依。我经常想,用法语,该怎么翻译“依依”呢,怎么翻译,才有那柔肠婉转的心态呢?

 在这灿烂的春光里,给树取名为“哭柳”的人,敢情也是位多愁人。小时候,作文常被老师当众念,曾经以为自己是当作家的料。后来才发现,作家是让那些多愁种子去当的,因为他们敏感,他们易愁,他们心里容易留下疙瘩,再温暖的春风也吹不走。他们玩弄抚摸着自己的疙瘩,便开始呻吟成文。黛玉不曾欣赏春光无限好,却见秋花惨淡秋草黄;对着春花盛开,不见桃之夭夭,灼灼其华,却叹明媚鲜妍能几时。

 我想,黛玉虽然后来病得厉害,但起初肺活量应该还不错,因为我要是让自己钻进那些悲情文字中,那忧郁压抑的气氛的会让我窒息,她竟能整日整夜地玩味其中。像我这样拧不出疙瘩的人,看着满树花,心里就乐开花的人,自然只能在闲暇时淌下些肤浅的文字,像是一眼清到底的小河一样。好读诗,却不愿求甚解,只愿玩弄其表面文字的雅致,也不记出处作者,就像去什么地方玩,好山好水玩好了,也不记其“鼎鼎大名”。

墓地

 把一片墓地当游览胜地,这恐怕在巴黎才有可能。我们从一个小门进来,眼前整整齐齐的一排排一行行的墓,掩映在葱翠茂盛的大树下。小时候,从家里跑到附农村去玩,会在路边看到所谓的“鬼屋”,其实是一些精致的微型亭子,塔楼,记忆中是红色的,有翘起的屋角,但在同伴可怖的吓唬声中,从来不敢正视。

 这儿好像有不少贵族的墓,因为有两三米,甚至六七米高的建筑和雕塑,颇有气魄。我也看到一个中国女人的墓,她黑白色的头像隐约地显现在深色大理石上,很漂亮风情的样子,气质穿着像是老上海的女明星照。她是江苏省江东县人,上个世纪中就去世了,墓碑上印着对联。后来又看到一个中国男人的墓,他的孝顺孩子在墓碑上也刻着对联:想父音容空有泪  欲闻教训杳无声。

 在大部分的欧式坟墓中,这样印着大大的方块字的中国坟墓也是颇引人注目的。有的法国墓上刻着诗,可是法语单词长短不一,只能横着刻几行,没法像汉字那样,落落大方、整整齐齐地垂下来,再加上横批,有说不出的味道和意蕴。

 离开时,我对小丫说,中国古代的恋人,为了下辈子能重逢,认出彼此,会在生前约定一个暗号,我们要不要也做一个?他说,真有意思,你举个例子吧,我们也做一个。我说我们就做一副对联,下辈子,我说上联,只有你能说出下联,那我就知道是你。

 回去的路上,我们聊别的,把作对联的事忘了,不过好像也没什么遗憾。 

 

 

 

上一篇:
下一篇: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